当福尔摩斯变成歇洛克,不腐不足以平民愤

我对经典文艺改编的影视,总不敢报太大奢望,可是毕竟忍不住想看一看,于是往往像探视被毁容的老友,有一分不忍卒睹的疑惧。盖.里奇(Guy
Riche)执导、钢铁侠小罗伯特.唐尼(Robert Downey Jr)与大帅哥裘德·洛(Jude
Law)联袂主演的新版《歇洛克.福尔摩斯》(Sherlock
Holmes),是本季我最期待、也比较惶恐的一部电影,看完却出乎意料地满意。

      我就知道,又会搞成腐女的盛宴,原著里中年愚笨的华生蜀黍成了风流周党的裘德·洛,大脑发达的名侦探成了肌肉发达的钢铁侠,再加上盖·里奇对女主角的有意忽略,两个帅锅纠结在一起,不腐岂不是暴殄天物?
      断背了吗?如果按照柏拉图爷爷的精神恋爱理论,还真不好说。不过作为一个性取向很庸俗化的男观众来说,我其实没大看出来。柯南道尔的原著里,华生对福尔摩斯是无限崇拜的,威格拉姆的同人漫画我没看过,盖哥显然又在电影里同人了一把,但是裘德对唐尼的感情炽热程度也没有超出爵士的原著吧?
      对电影作品而言,腐女们简直就是魔鬼,被她们YY一遍,遇神杀神,管你原作是什么味道,通通在“断背”二字上了断。当然解读电影是每一个观众的权利——天赋的“自然权利”(Natural
Right),腐女们这么做也是她们的自由。再者,对于发行商来说,腐女绝对是一群可爱的小魔鬼,有了她们的口耳相传,票房不愁不好。本片中还是裘德和唐尼的二人转小菜,等到下一部布拉德·皮特版的莫里亚蒂教授出来,那就真的是3P大餐了。

我对福尔摩斯的熟悉程度,远远不及大侦探波罗。然而,他之于我,却无愧引读这一类型小说的第一人。我初次认识他时,才七八岁,经由小叔滔滔不绝,历险了大名鼎鼎的《四签名》(The
Sign of
Four)。当时爸爸坐一旁含笑不语,许久之后,我才晓得,原来小叔的爱好,缘起在他,可谓兜了一小圈的直系点拨。待我长大一点,摸索出一卷旧兮兮的《福尔摩斯探案集》,边读边冒冷汗,却仍然要读下去,重温了《四签名》及初次亮相的《血字的研究》(A
Study in Scarlet)。或许有点超心理负荷,《巴斯克维尔的猎犬》(The Hound
of
BasKervilles)未能继续下去,卡在我新近温习的“诅咒”一节。之后断续浏览一些短故事。倒是一早就被老爸提点福尔摩斯同恶魔、莫里亚迪教授(Professor
Moriaty)之间旷日持久的缠斗。他们共赴黄泉的消息,触怒读者,弃意已决的道尔爵士,不得不再续福尔摩斯生命线,编派他绝地生还并继续抑恶扬善。这则人所共知的小八卦,在我,似乎比后来那些不太陡峭的故事更惊魂动魄。上大学后,因为某次奖项正好是本福尔摩斯的原版集子,聊做睡前读物读了些。此时完全不害怕了,只图懵懂前的一刻清醒,枝节全忘,唯有他被蒙头,依凭马蹄声判定方向那段,仿佛梦游人对昏睡者的呓语,静悄悄地上了心,在新版电影里,我又见到它。

      套用鲁迅先生评论罗贯中的话,柯南道尔“状福尔摩斯之多智而近妖”,大侦探其实是一个理性主义的魔鬼。上知天文,下懂地理,业余时间做数学题解闷,天天泡大英图书馆还把座位下面磨出了脚印;此外,他还是一个超一流的造型师,精通各种微整型技术,再加上热爱背包旅游,瞧这素质,有他破不了的案子?当然,原著搞到后面,福尔摩斯的心理学造旨也有点夸张,他的探案理念以本格进,却以变格出。
      福尔摩斯诞生的时节正是英国第二次工业革命如火如茶的年月,被文艺复兴埋种、启蒙运动激活的理性主义星火早烧成了燎原之势,这是一个理性万岁、人定胜天的时代。用马克斯·韦伯的话来讲,世界早已经祛魅,什么魑魅魍魉,在理性大神福尔摩斯的山人妙计下,通通露出马尾。盖·里奇玩了一个花招,大Boss布莱克一开始被塑造成一个超自然的黑巫师形象,影片看到一半时,我还真以为这次柯南道尔遭遇到了J·K·罗琳,心中暗想:乖乖,敢情盖·里奇也是文科生啊,对二十世纪的非理性思潮吃得如此透?居然拿日不落帝国的理性主义代言人祭旗了?

看片花时,老实说我有点错愕。以为唐尼应与洛先生对调,因为唐尼的外形同福尔摩斯不太相衬。道尔爵士笔下,福尔摩斯身高逾六英尺,由于瘦削,更显高竿,鹰鼻鹰眼,仿若洞穿世情,下颌坚毅,面部线条极为警醒。裘德·洛那雕刻一样的侧影,倒三分肖似,唐尼眼睛太大、鼻梁太平,正统烂好人一个,实在同杰里米.布莱特(Jeremy
Brett)的经典福尔摩斯造型,落差有点远。我于是有点好奇,当然也很担心,这戏要如何演。

      到最后还是翻了包袱,布莱克者,抽劣的舞台魔术师耳,靠着刘谦的功夫想吃掉英国议会,意图抢在墨索里尼和斯大林前头建立极权社会,当然会鸡飞蛋打。不过这也无意间勾勒出了独裁者们的漫画形象。极权社会何以建立?不就靠着人间天国的许诺和意识形态神话的营造?而这种意识形态神话营造又必然落实在独裁者个人形象神话的塑造上*,原始的君权神授被改头换面成法国大革命式的“人民”头衔而已。罗伯斯庇尔最终玩火自焚,布莱克也难逃此命——当然,电影里的布莱克主要靠的是托和生物、化学实验,外加巧妙的媒体炒作,这怎么瞒得过唐尼版福尔摩斯的火眼金睛?
      不亏是埃德蒙·柏克的同族人,盖·里奇拍电影总还有点保守主义的潜在情怀,自由的传统一定要保有,福尔摩斯跟杀人犯斗太没派了,撑死就是个《无耻混蛋》,这次跟极权野心家斗,其乐无穷。不过话说回来,保守主义其实是置疑人的理性的,用福尔摩斯的理性来揭穿布莱克的神话,那还得寄希望于福尔摩斯个人华盛顿般的个人情操上,万一歇洛克蜀黍动点歪脑筋,英镑上估计印的就不是女王了。
      我英语听力没那么好,也听不出唐尼操的是伦敦口音还是唐山口音,腐女们YY是腐,我往理性主义、保守主义上瞎掰也是腐,看电影嘛,各人找各人的乐子。
      影评嘛,说穿了也就一个“腐”字了得。
      不腐不足以平民愤,然也。

电影给我的初印象,相当动感,也可以说,逆传统。叫人喘不过气的急速打斗、紧密咬合的情节、回放案情时唰唰的单帧影像、有点嘻哈风格的配乐、在观者刚刚坠落紧张巅峰时,福尔摩斯忽然丢来一句Watson,
what have you done?,又或者和法语巨人较力间歇,轮番说劳驾等一下(un
moment, s’il vous
plaît),狠力点你笑穴。倘使习惯了精习武道,单截棍、击剑、拳击都不在话下却很少连贯出招、几乎不怎么碎嘴的绅士福尔摩斯,初见像成龙大哥一样边打边落跑的唐尼,着实是种冲击。

另外,这则故事又似乎不拘原著框架,只托人名,完全跳离出来叙事。故事里的时点,若对应到书,应该在福尔摩斯与华生医生相识不久。因为电影说华生正预备向玛丽.莫茨坦(Mary
Morstan)小姐求婚,而他与后者暗谱恋曲,发生在第二本小说《四签名》。另一方面,《波西米亚丑闻》(The
Scandal of Bohemia)中惊鸿一瞥出现过的大美女依汉娜.阿德勒(Irène
Adler),在电影里充任一条感情线。福尔摩斯不无醋意的揶揄中,依汉娜已然周旋过多位前夫。他那乱糟糟的茶几上,正摆着小说里福尔摩斯讨来的美女独照。那尾搞笑乌龙,福尔摩斯甚至被抓去做阿德勒小姐的伴郎,她结婚几次,两人后来有无重逢,道尔爵士写得很空白,换言之,比较暧昧。然而事迹却是在华生成婚,另起炉灶之后了。那么电影显然是拈合杂糅前情后戏。再如,假使拘泥原书,玛丽.莫茨坦的出场就几乎处处挂漏,她在《四签名》里早已引领二位侦探走过阴寒的旋梯,又怎会对福尔摩斯说出I’m
thrilled to know you,怎会由根底尽知的他再点拨她的命运?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